老爸老妈看美国

定居美国后,不知不觉间入乡随俗,中美之间的差别开始变得模糊,平时也很少去细想。毕竟在中国生活过多年,走在美国街头或去中国超市购物,还是能看出哪些是从中国探亲而来的父母们。探亲的老爸老妈们在美国住上一段时间后常感到寂寞,不会英文尤其如此。他们特别愿意与其他中国人聊天。和他们聊天常常能够得到一些从互联网上得不到的见闻。他们对美国的观察更时时提醒我们,中美之间的差别其实无处不在。

玻璃门

刚来美国的老爸老妈们对儿女的房子总是赞赏不已。每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厨房大冰箱大,还有前院后院和车库,卫生间也有好几个,感觉方便、舒适。但他们对落地的玻璃门窗总感到不习惯。一位从中国南方大城市来探亲的老妈说,她老是担心要是有人打破玻璃门进来怎么办?儿女给她解释,这个小区几十年来还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即使有人进来,又能偷走什么?所有东西都已经保险,也不用担心有很大的损失。(唯一的担心是有人偷走笔记本电脑。倒不是电脑有多贵而是里面的数据太重要。)

另外未经许可擅自闯入私人住宅在美国可是非常严重的犯罪,很少有这样的亡命之徒,小城市尤其如此。不管怎么解释老人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与我再次核实儿女的解释后,还是可以看出她难以释怀的表情。

大杯饮料

带老爸老妈去快餐店吃饭,他们很快发现无论是在麦当劳还是肯德基,饮料一律免费续杯。他们多数不爱吃快餐,但免费续杯这一点让他们颇感新鲜。他们不能理解的是,既然可以无限制免费续杯,为什么多数美国人愿意多花钱买中杯甚至大杯饮料?可能是小杯,中杯和大杯之间的价钱差别不大,不过就是39或49美分。要不就是美国人都懒,续杯嫌麻烦?这好像也不太对。快餐店的饮料机都放在柜台外面,喝什么饮料喝多少都随便取。这个问题平时还真没有细想。我个人平时很少喝碳酸饮料,吃快餐时常常只喝免费的冰水,也没有去问过其他人,所以这个答案“还真没有”。

一个中国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也许有助于理解美国人的心态。他和自己的美国女友去餐馆吃饭时,女友要了一杯他从来没有喝过的英国茶。他好奇表示要尝尝。尝过之后觉得又放奶又放糖的茶味道还真不错。茶当然是免费加开水的。但他多喝几口后,女友觉得特别难为情,提醒他这样做对餐馆不公平。如果他要喝茶,应该再去为自己买一杯。他的观察是美国也有人占便宜,但比较少,多数人觉得这样做心里会感到不安。

过节送礼

过节送礼在美国也很普遍。不过老爸老妈们发现在美国送礼与中国有些不同。他们说,你们在这里送礼的对象好像都是收入比较低的人,例如送礼物给小孩的校车司机,打扫大楼的清洁工,公司负责收发邮件的人,大学院系的秘书、职员等,但从来没有见过给领导送礼的。多数情况礼品也不贵重,无非是一张15-20美元的购物卡或者一盒巧克力等。过节邻居间也互相送礼,如自己烤的糕点或一瓶葡萄酒(10美元左右)。这样的观察至少比较符合我们这个小区邻居们的送礼情况。

我的解释是,送礼的概念在美国不太一样,送礼主要是表达送礼者的感谢之意。中国人也讲“礼轻情意重”嘛,不一定非要贵重的东西才是“礼”。另外,领导们工资比我们高,为什么要给他们送?其实想想过节给领导送礼,自己都觉得怪怪的,而且他们也觉得不自然。如果为了谋点私利,去给某位领导送令,这也解决不了问题。无论公司,大学或政府机关,能够一人独断你命运的领导很少。领导很难因为收了礼而改变自己的决定。换句话说,美国领导的权利其实也很有限。因此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而给领导送礼绝不是解决问题的良策。这还很可能是下下策。它会把你自己和你领导的关系复杂化,把两者都绑定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这样的解释我自己都觉得缺乏舒服力。没有在美国工作的经历的确很难厘清美国雇员与领导的关系。

陌生人的问候

一些来探亲的父母外出总会遇到素不相识的人向他们报以微笑或致以问候。我认识一位来探亲的老爸,每天在前门外的草坪上打一套陈氏太极拳,早晚都坚持锻炼。过往的行人、邻居都主动跟他打招呼,有的还停下来看看他的一招一式。他问儿女说,你们不是说刚搬来这里不久吗,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认识你们?儿女回答说,住这个区他们多数还不认识,但这里的陌生人见面都会问一声好。据说老人在国内就性格腼腆。无法听懂别人的问候他觉得很过意不去。他后来不再单独在前门打太极,而是到后院去锻炼了。

还有一次,儿子带他开车去附近山顶看风景。半路上他看到一片彩色的树林就要求儿子停车观景。儿子把车停在路边后,他们一起下车站在路边的空地看远山那片红黄相间的森林。不久后面经过的车都会停下来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他们担心这对父子可能是迷路或者汽车抛锚。得知他们是在观景才又继续上路。老爸困惑地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停下车来关切地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儿子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领养残疾儿童

老爸老妈们最为吃惊的是一个收养了五个残疾儿童的家庭。这一大家人就住在我们这条小街的尽头。让中国老人吃惊的是这对夫妇并非不能生育。这对白人夫妇自己的儿女已经长大成人,在外地工作。而他们收养的儿童都来自越南,而且每个领养来的小孩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从身体残疾都弱智都有。更让国老人不解的是,这对夫妇过去20多年一共从越南领养了十四个小孩。原来那些小孩长大后有了独立生活能力都已经搬走。为人父母的都知道,照顾一个健康小孩已非易事,何况残疾儿。而且这些年他们如何能够做到照顾那么多残疾儿童,而且都来自越南?

这些问题我也没有细想。因为这样的美国家庭我就知道不少。我的一位同事和他太太工作后不久就领养了两人黑人小孩,一个五岁,领养前他们就知道他患有自闭症。另外一个领养时已经14岁,还患有糖尿病。此前他已经辗转在几个家庭寄养过,养成不少坏习惯。顺便说一下,我的这位同事和他太太都是白人,今年才30多岁。他们为了这两个领养的小孩一再推迟要自己的小孩。上周同事告诉我,他太太也许明年会生第一个小孩。老爸老妈们听我讲起这些家庭总有些将信将疑。也许下周我应该带他们去拜访一下那些领养了小孩的邻居或同事。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