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又将远行

2012年6月5日晚上,我在和朋友聊天,本来想轻松地开开玩笑,可是却如前一天晚上纪念活动般的肃穆伤感一样。情绪上来了,还是忍着不让他发现了,说说笑笑,然后写一写这些,仅作纪念。

许多年前,那些年轻人为了理想奋斗。

许多年后,这些年轻人也为了理想奋斗。

那些人远行,这些人亦远行。

在这次谈话之前,这位朋友一直被我称为大叔,因为我们几个姑娘都觉得他长得比较北方,有些明显的粗犷,因为其长时间晒太阳就像刚从山西煤窑逃出来的。说起他的黑,其实是因为他是一位资深的背包客,这也是我打心底佩服他的地方。一个人通过豆瓣认识全国各地的驴友,借宿家中,寻找导游,把大江南北都走了个遍。看到他相册里的平遥古城,客家土楼,各种寺庙、教堂,实在是钦佩其一个人搭乘火车,顶着烈日探索中国传统文化的毅力。他去的地方必然是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听说过的,他总是出没在乡间田埂,找一处破旧的庙,走一段长满杂草的古道,那些被世人所遗忘的角落他却能如数家珍。旅行,该是这样罢。毕竟,这个社会盲从者太多。

当年认识他时,我们是一群互不认识的懵懂家伙,只知道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的目的是为一本杂志的改版及以后的发行做贡献来了。他比我稍大几个月,却低我一级,其他人貌似都是比我还小的,与我同级的人不多。从第一次坐在会议室里互相腼腆地自我介绍,到现在突然说要解散,一晃,他说:三年了。呵,三年了。从大一到大四的距离也是三年吧?

原本我并不觉得那么伤感。我们这帮人只有探讨下一期杂志如何做,以及出门采访,做调查的时候才会一起出现,还有吃年夜饭的时候。我与他搭档的次数貌似最多,我们采访过社区工作者,所谓的“不良少年”,有一个可爱宝宝的80后妈妈,年轻有为的企业家,每次都会约好一个时间,准备好采访稿和相机,出门像完成任务一样耗上一下午的时间便各自回家去。当然,那时候确实是把这当做任务的。特别是做专题的时候,重新写过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每个人都有心理准备,然后我们可以一起抱怨,一起傻笑,一起等待杂志出现在眼前的样子,一起给设计公司挑刺。哈哈,原来这样想来,我们也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回忆。

六一那天吧,收到他的邮件。邮件是群发的,邮件中说,他收到娃娃的短信说:我们的团队就这样解散了,他顿时好伤感。他提出一个建议,每个人给带我们的老师和我们的团队拍一张手持标语的照片,还有一段话,我们要做最后一期杂志,纪念版杂志。最后一期,最后一期。我默念着,三年后,我们终于面临最后一期。

今天晚上的聊天就是因为我忘了白天拍照的事情,想跟他说晚一天给他发过去。他问我加了QQ没有,我说没有。加了QQ,关注了微博,关注了豆瓣。呵,想来这么久我们除了有各自的手机号码外竟然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我问及他什么时候去日本,我只知道他已经考了三次日语二级,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所以我以为他还要很久才走。他说下月初就走了,以后怕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上海只是大学梦开始和结束的地方,现在毕业了,以后回来也找不到落脚之处。他说以后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给你寄明信片。看着屏幕上跳出来的这句话,想着那么高大粗犷的男生对你诉说着离别的伤感,险些落下泪来。我跟他说好,问他还有没有同学朋友一起去日本。他说没有。一个人漂洋过海去日本,只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他想研究日本文学,喜欢日本建筑,想多了解这个民族,这是众所周知的。而再过一个月,他就要奔着他的梦想去了。而我们呢?我们的梦想在哪里呢?我们什么时候去追寻梦想呢?

一个小团队其实很早前就有解散的痕迹了。一个男生早就飞去了美国,那天在浦东机场,几个男生伤感地告别,他给所有朋友发了短信,我走了。现在有的要去日本,有的要去欧洲,有的还在国内,只是离我更远了。以前假期大家出去旅游,总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回来多跟我晒晒照片啊。可是现在每个人飞向不同的角落,不同的国度,不知道未来的某年某月某天还会不会再见。

朋友,你又将远行。我知道你的梦想在远方,有梦想的地方就是家。也许你朝着梦想走的时候会很辛苦,但是我相信你可以坚持的,那里有个美丽的家,彩虹般绚丽的家。

朋友,你又将远行。我还在原地。也许我的梦想不及你的遥远,也许我的梦想还没有长大。那就让我暂且站在这里朝着你的方向祝福吧,当你感应到远方的惦念,你一定也会微笑的吧?

朋友,你又将远行。某一天,十字路口的转角,咖啡店的靠窗位置,书店旅行的那一排,演唱会的人群中,或许我们就再一次相遇了。那时候,我们可以说很多话,聊很多天南地北的故事,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变化,让你好好看看我的变化。

朋友,你又将远行。我们一起来唱首歌吧,等我们相聚的时候,可以再次唱起,回忆回忆当年的青葱岁月。

朋友,你又将远行。一路顺风,一生平安。

Via:蒹葭苍苍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