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金瓶梅还是看AV

德艺双馨的苍井空老师曾经说过,她不到对AV有偏见的地方去。实际上,在很久之前,苍井空来中国做活动,甚至被当地政府驱赶。

有考据说,当初日本人传统,做爱只会用一种最为古拙的姿势,而且常常因不恰当的挤压导致中断。直到后来,明朝时候伟大的畅销作品《金瓶梅》问世,一时间洛阳纸贵,虽然成为禁书,但仍旧在坊间疯狂流传。凡是被禁的,其实都是好东西,日本人当时可能也是这么认为的。

AV

于是,《金瓶梅》被进口到了日本,日本人争相传阅,几乎人手一本。日本始终承认《金瓶梅》是来自中国,来自东土,从这一点来看,日本人要比韩国人好一些。

说一句,日本韩国,尔乃蛮夷,有些刻薄,甚至狭隘,但在当时的中国看来,的确如此。

明朝市井文化发达,百姓娱乐生活精彩,不夜城中,繁花似锦。当初的富二代——纨绔子弟没有飙车的嗜好,大多有些附庸风雅,走在街巷上,自比为文人骚客,或狎妓,或赏烟火,或吃酒。当然,回到家里可能就要大兴鱼水交欢之能事。

而日本当初举国疲敝,诸多民众沦落为海寇,犯我港口。那个时候,估计日本男人的生存压力也是很大,回到家里唯一的娱乐大概就是和自己的妻子玩耍。

玩也是一门艺术,更何况是进行最伟大的室内运动?

可是日本人思维保守,也怪徐福东渡的时候没有带足辟火图,于是,到了晚上,几乎家家户户的床第上都是一种景象:男上女下,敷衍了事,不得要领,糟蹋艺术。

直到《金瓶梅》乘风而来。

《金瓶梅》成为日本房事的一针强心剂,性文化破土而出。

于是日本的性文化空前繁荣起来,此前日本人几乎从未听说过仙人洞、银托子这些舶来词,听着洋气而又新鲜,就像我们当初听到‘沙发’‘时髦’一样。然后,每每夜幕降临之时,男人们便早早地回到家里,拉灯上床……

再后来,再后来,我们经历了文化革命,日本经历了性革命。

美国出现了《阁楼》和《花花公子》,日本出现了神秘繁荣的伟大职业——AV。

AV的诞生从某种程度上得益于兰陵笑笑生的畅销书《金瓶梅》。

这一层关系到底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其实也无所谓。我想表达的也并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我突然忘了,哦,对了,想起来了,我想说的是——文化的交融与湮灭。

是的,没错。

相信没有人为了看《金瓶梅》还是看AV困扰了吧?

因为AV大一统了。

所谓——宅男必备60G。为人不识武藤兰,看尽A片也枉然。

虽然《金瓶梅》陆陆续续地出来各种三级片,童颜巨乳的也有,身材乌黑曲线难看的也有,但始终没有人真正拍出《金瓶梅》的韵味来。有的导演只盯着激情戏,啊,那是三级片导演,观众爱看嘛。于是,在观众、演员和导演的共同努力下,《金瓶梅》生生地变成了三级片的代表……

《金瓶梅》说,我比烟花还寂寞。

兰陵笑笑生说,你们的文化产业链有问题,我要杀了你们的编剧。

潘金莲说,不要疯狂地迷恋姐,姐只是个传说。

很多年过去了,王子和公主也生了娃娃,娃娃们遭遇了青春期,于是向A片求知识。盗版碟网络下载硝烟四起……

《金瓶梅》最终还是寂寞的,它以明朝第一畅销书的身份,流落街头。只能流传在地摊上,图书馆的旧书堆里,文字被打满各种各样的框框,甚至到了下一代的下一代,《金瓶梅》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一下子默默无闻了。

老大嫁作商人妇,门前冷落车马稀。

即使是中国最风情的潘金莲姐姐也无计可施。

但是,远在东边的一个岛国——日本,却领悟了《金瓶梅》里的精神。

《金瓶梅》在日本找到了它的知音,潘金莲、李瓶儿一下子容光焕发起来了。但也有杯具的地方,那就是,《金瓶梅》催生了AV,却最终被AV掩盖了光芒。就像我们的《三国演义》一样,在中国无人敢问津,反而被日本人弄出来那许多花样,而且广为传播。甚至有人误以为,《三国》是日本人写的。

够杯具吧?我们的文化就是外冷内热,原因何在?

很多年后,日本AV几乎有统一天下之势,因为一直被人模仿,从未被人超越。台湾的片子特假,女主角又丑得可怕;欧美系列粗鲁胆大,没有美感,而且上上下下没有创意;大陆技术上根本达不到,无码的片子比有码的片子还要模糊。

AV雄起,数风流人物,还在日本。

日本就是这样一个民族,他们就是能把舶来的文化发扬光大,让众人看起来像是自己的文化一般。而我们呢?我们的优点就是,把我们自己的引以为傲的文化,经几代人过发扬光大之后,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文化都没有了,被阉割了。

我们常说要向日本学习,可我们学到的似乎都是皮毛,我们到底欠缺了什么?日本可以把80%的AV搬到台湾制造,贴牌生产,世界工厂,大有AV界的好莱坞之势。

同时,日本可以占据500强的80个席位,何也?这个我们中华民族孙子级别的后辈,是如何强大起来,如何侵略了他的爷爷,而且死不认罪?

又是,如何让AV和漫画统一世界的呢?

答案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文化的力量。

我们不愿意承认,因为我们才是文化大国,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积淀。可是,我们忘了,我们的文化积淀经过我们的努力之后,基本上都成为历史的遗迹了,折戟沉沙,仅供凭吊。

我记得有个荷兰人说起过,听到中国小女孩大声念出“路漫漫其修远兮”而钦慕不已,因为我们的东西能够传承几千年,突破时间的桎梏,后世听来仍旧振聋发聩。而他们却没有。

可是,我们真正传承下来的却并不够多,除了传承,我想发扬也是我们需要做的。守成之君好做,但永远成不了大帝,文化也是一样。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曾经说,师以夷技以制夷,本来是对的,可是就从这句话之后,我们迷失了。我们都认为外来的和尚好,却忘了我们这里拥有那么多佛塔古刹。

很遗憾。

但我希望,我们可以寻回来。

看《金瓶梅》还是看AV,这不成为一个问题,由小见大,见微知着,此我之谓也。

我们在欣赏苍井空精湛的表演的同时,也许也可以想想我们寂寞的金莲姐姐……

﹝文 / 宋小君﹞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