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开发人员的”七重苦”


软件开发这个行业无疑的是有快乐的,但这篇文章里,我们先不关注他,而是要来看看那些让人痛苦的地方。

有时候想想,人作为一种生物还是挺有意思的。

快乐的东西快乐过了,也就忘了,记的牢的的反倒是些让人不快乐的东西。

第一重:垃圾代码
佛家总讲成住坏空,软件亦莫能外。

唯一有点特别的是,软件“住”的阶段短,“坏”的阶段来的快。

要想软件保持不“腐败”,其实要花的精力远比想的多,这导致在商业利益比较强势的世界里,大多时候有的只是“能用就行”的软件,而不是“好”的软件。

“能用就行”的软件里,大多时候到处都是垃圾代码。

如果说超过100行的方法/函数让人痛苦的话,那么时有出现的超过200行的方法/函数就是让人绝望了。

不改不行,改了不知道对错,一旦错了很可能被抱怨。这就是垃圾代码带来的痛苦。

软件行业已经存在超过30几年了,现存的软件很多。所以软件开发人员遇上垃圾代码的可能性绝对高于50%。

开源的世界要好很多,只可惜很多时候开源和饭碗的关联有点艰难。

第二重:莫名其妙的加班
很多日程是把程序员的工作时间作为变量的。

简单来讲就是,要完成的工作是不确定的,但日程是确定的。

这样一来,软件开发人员必须加班。

但关键是一个人每天能写的既定质量水平的代码大概就那么多,一旦逼急了,只能放水,少想多做,进而贡献更多的垃圾代码。

因此说,这类加班很莫名其妙:目的可能是节约成本,缩短工期,但实际上垃圾代码一出,大多时候是适得其反。

可以10个月做完的项目,只计划投入5个人月,最终投入了15个人月的例子其实不少。

项目越复杂,越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第三重:需求变化下的无用功
没什么比,费了很大力气完成一项功能,结果收到的反馈是“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或“这个功能不需要了”更让人泄气了。

需求变化是正常的,迭代也是正常的,可无用功太多一定是不正常的。

但软件这个行业中,这事似乎没法根绝。

这也许根本就不是个技术问题,或者说不只是技术问题。

人有偏好,偏好在变化。世界有走势,走势在变化。这些都会传导到软件里来,进而使无用功成为一种宿命。

第四重:选择太多
在很多工程领域里,确定性的东西比较多。但软件开发里恰恰相反,确定性较少,选择太多。

这也许是好事,但有的时候确实也让人痛苦。

假设说,我们要从头开发一款软件,那么至少要做这些选择:

用什么语言?这好像很简单,但如果真要很理智的去分析和选择,其实很难,C++,C#,Java那个没有自己的优势呢。
用什么框架?选新技术,可能支持不到位,也可能很快被淘汰;选老技术,可能会有些已知的限制。
是买还是自己造?买的话省时间,但一旦出问题,很可能导致项目卡壳。自己造的话,有可能时间上来不及。
... ...
每次面临这类问题时,都让人感觉,世界很大,自己不过是一只小小鸟。

其实选择让人难受的主要原因是自身知识与未知世界间的矛盾,但软件的世界真的很大,一个人要想了解所有事情完全不可能。

所以痛苦的选择题就总在那里,不管你爱或不爱。

第五重:技术变化快,积累上不去

设想一下,一个10年前的高手,这10年他什么也不学,那他今天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

我个人估计是快被淘汰了。

这是个极端的例子,但回顾一下软件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新技术的出现是爆炸式的。

在DOS的时代里,软硬件的距离非常近,你只要会一种语言,了解基本算法和数据结构,再了解计算机硬件的知识,你就可以写大部分的程序。

接下来软件和硬件间的层次越来越多,Windows加上一层,Java虚拟机加上一层,浏览器加上一层,Flash等再加上一层,诸如此类。

每多一层技术的种类就增加一些。这就导致软件开发人员同时面对两类压力:一是项目上的时间压力,一是技术更迭上的学习压力。但偏偏一个的时间是有限的。

很多时候特定工作岗位会限定关联技术的范畴,如果自身不做点安排,那就真成吃“青春饭”的了。

第六重:究竟谁干的好,谁干的不好
大多时候,考评不能每个人都打A,否则就成了吃大锅饭的。

可在软件的世界里,一旦要分个你好他差,难度就出来了。

根据实绩判断,一个人很难全面理解很多人的工作。如果团队规模少于10人,这类的判断还存在可能性;如果超过10人,那么误判的几率会直线上升,除非是天才。

根据数据,大多数据真的不能用来评价软件开发人员。生产率、Bug率这些是一定不行的,圈复杂度这类歧义性很小的指标勉强可用,但说明的问题会比较片面。

根据感觉和印象的话,多少有些草菅人命的感觉。

于是考评大多时候总是天怒人怨的考评,而天怒人怨的程度很多时候取决于当事人的在意程度。

第七重:弟兄们意见很多,统一很难
软件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观点的差异有的时候是是非问题,但大多时候是视角问题,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式的。

而软件团队大多时候在两个极端间徘徊:要么没意见,要么很多意见。

很少有团队会是在合适的时候有合适的意见---这是政治家干的事,程序员不大做的来。

没意见的团队实是兵无战心的团队,其实更差,这里不去说他。

有意见的团队协调起来比较很辛苦。

程序员群体里大致上是越优秀的越容易固执己见,所以大致上越优秀的团队吵得越多,越凶。

但不管怎么样,最终的选择只有一个。这时候,不能只靠行政力量去拍,要在理解各种想法后,结合外部需求,时间压力,人员状况去协调。

这事其实很不容易。

小节
一定程度上讲,这七重苦很难根绝。

好多即将做软件的或做的时间不长的同仁大多时候关注的是新技术,是创造性;但就和阳光下总有阴影一样,不管方法如何更迭,总有些东西无法彻底改善。

所以想做软件的,并想坚持做软件的,要有点心理准备,不能梦想的太美,那样回头会比较失落。

风光的活是有的,脏活累活也很多,有了这样的心理预期,才能在做软件中找到快乐。

说了这么多,倒不是悲观。

有些问题即使没法彻底解决,但程度上还是不一样的。

痛苦在那种程度上是事在人为的主战场,这点上做和不做差别很大。

假如一个人不把眼光只局限于某个项目,而是把视野扩展到整个软件开发所对应的方法论,那么关注现实中的痛苦,则是有所得得前提。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