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大家都变了

记得在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并不好,虽然不能说差但却也不能说好,人的虚荣心从瓜瓜落地之时起就日趋突显,今天要说的主角是小学生活中的一件事,偶然间想起的,但却陪伴了我十多年。

记得那是自己6岁还是7岁左右的事吧,我们家旁边是一个农贸商场,那会是哪年都不记得了,好像是香港回归那年前后吧,因为我还记得香港回归的时候广播里经常放刘德华的歌《东方蜘蛛》。我家旁边有着一家人,他们家也有个小孩,和我差不多大,一个年级的,同是学前班大班还是小班的不知道。

某天,我和村里几个小孩一起玩,然后就在她家门口玩,大家一起吵来吵去,小孩的心理都是喜欢玩的整天都无所事事只知道玩。我们拿了根小棍子大家互相打,追来追去,我在和一个小孩在一边追着打,另外她家门前有三个小孩在打着玩然后突然间门口坐着个小孩在那不停的哭,用手捂着眼部很痛苦的哭。一时间我们大家都明白了,“闯祸啦…………”

呵呵,说起来比较逗,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对面那仨小孩说是我用棍子打到了她的眼睛,刚开门出来我就用棍子打了她的眼睛,哈哈,想想就好笑,不过还好当时她眼睛没啥大事,只是眼角碰了一下;以我那时的性格不是我做的事我绝对不会承认,但那仨小孩在事发后一会估计是被家长教的,都异口同声的说是我打的,我那会那个冤哪。她妈妈把她带到我们家说我,要我们家负责和给出说法,用那时候的话说就是“上门”了,这是个不好的代表词,代表了不光荣的事不正确让人不认同的做法,所以被“上门了”。在我们家我被逼着向她向她们家长道歉。

我哪就这么容易道歉呢对于我从来没做过的事,明摆着是被冤枉的,而没有任何人相信我,就连当事人被棍子碰到眼睛的她都说是我打的,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已经有口无言了,我被急哭了,是真的哭了,6岁左右的小孩哭也不是罪吧,嘿嘿,我哭着说不是我打的,我没做过,可没人相信我我家人只是不停的骂我让我道歉,她父母同样不停的骂我,坏小孩,没素质等等,现在不是记很清楚了但我知道当时真的非常非常难过。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虽有心力洗冤却时事弄人,最终我败了,我被无情的打败了,我被逼向她们家道歉并认错,同时我还被逼着满口承认是我打的她,呵呵。越想越逗乐了,小孩真好玩,孩童时代是那样的纯真。

而在今天早上,由于工作不忙无所事事,我进了校友随便看,于是就突然想到要不查下有没有我们小学存在吧,经查没有,然后我又查了中学,结果出现了我中学的全称,很高兴很意外。然后我想加进去看看,我并不是杯旧只是出于随意,你懂的。经过一会折腾我失败了,我不知道我是哪年入的学,更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班的,于是我放弃加入,而只是旁观学校动态,突然就看到“韩绍T”这个名字,好熟悉哦,真的是好熟悉,于是我毫不犹豫的点进去了,结果今天这个文章也就产生了,上文的小孩她,也就是我被逼承认是我打的她的“她”,就是这个“韩绍T”,记忆中她们家条件很好,父母都是工作者,当时在农村里父母都是工作者并有好的收入,那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从日志中我看得出她已不是昔日小豆牙,而成为了一个思想独立的主义者。

我并没有加她,因为几乎从来没说过话,平常心,往事可忆不可追;仅以此文献给我纯真的孩童时代,一个X岁小孩在泪水中无望被逼而承认错误。

有好父母真的很幸福,并不是有钱有势就是好父母,他们对你的教育对你的成长所起到的作用那才是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