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干掉的 “互联网老干部”

  • 发表于
  • 职场

体面光鲜,年薪百万的互联网巨头中层管理者们正迎来一场关于“饭碗”的凛冬。

  • 互联网又开始裁员了? 
  • 一直在优化。默默地。 
  • 裁掉那些人或部门之后,对互联网企业有啥影响? 
  • 没啥影响。 

一边是裁员,清理“老白兔”。一边是吐槽,反抗“996”。中国互联网企业奔腾20年的今天,我们突然发现,这个最有活力的行业真的有点累了。 

不再是“兄弟”

“大企业里面最容易生长的就是‘白兔’,就是不干活的好人。白兔的繁殖能力超乎想象,如果不及时灭掉,就会拖垮企业。” 

2017年3月27日,马云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上演讲。作为中国互联网的布道者,马云给我们科普了一个互联网职场的新词汇——白兔。这个一直以来被人类宠爱的动物,如今被用来形容那些,工作没什么过错,但是也没什么冲劲的员工。 

这种员工又按照工龄长短,划分为“老白兔”和“小白兔”。前者普遍已居于企业中层或以上,常常为了维持企业原有境况,招来一批又一批能力弱的员工,导致增加了人力成本,企业成了“兔子窝”;后者是人缘好、态度好、团队意识也好,但能力不行的新人,如果企业稍有恻隐之心便会留下。 

就在马云苦口婆心地提醒,要警惕白兔群体的两年后的今天,互联网白兔们正在面临着集体失业的危机。 

在无数的互联网企业被广泛曝出裁员消息后,某大型电商企业的中层姜超告诉《南风窗》记者,其实互联网企业内部早就喊出了“干掉老白兔,赶走小白兔”的口号。所谓裁员风波又起,裁员人数爆发,不过是多次积压后一次性裁员的结果。 

其中,裁员最为高调的,当属京东。

去年12月,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检察官宣布,由于证据不足决定不对京东CEO刘强东的“性侵门”提起刑事诉讼。出人意料的是,约4个月后“性侵门”再起波澜,事件女主角于4月16日以一纸民事诉状,将刘强东和京东告上了法庭。 

除了女人,还有兄弟。 

兄弟,是刘强东用来指代京东员工的特别代称。他曾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要让员工、兄弟们活得有尊严”。然而,京东在2019年的各种作为正在打破刘强东的许诺。 

2月,刘强东在年会上直接宣布,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高管。3月,高管会议上,刘强东向下属训话,指责他们“拉帮结派,人浮于事”。话音刚落,京东的CTO张晨、CHO隆雨、CPO蓝烨先后离职。4月,裁员浪潮波及到了普通员工,快递员的薪酬制度改革引发了热议。 

面对高管离职、快递员降薪、大规模裁员、解聘应届生等不利消息,刘强东在4月15日发文解释,不得已将京东的困境全盘托出:连续12年亏损,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亿元,扣除内部结算的亏损额超过28亿元,按照这一态势继续发展,京东物流融资所得资金仅能支撑两年运营。 

被干掉的 “互联网老干部”

 

京东内部邮件被曝,称要“坚决淘汰三种人” 

东哥挥刀向兄弟,多是无奈和辛酸。而与刘强东一样面对多事四月的,还有腾讯CEO马化腾。 

去年年底,马化腾在腾讯员工大会上提出,对于管理干部,要做到能上能下,干部不是终身制。同时,在干部选拔方面,腾讯会拿出20%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 

员工大会后,马化腾便对200多名中层干部动手,腾讯的组织变革大幕随之拉开。 

据36氪报道,其裁员对象主要包括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级别,调整比例约为10%。《南风窗》记者采访的腾讯员工均表示,这个数据高于10%,这可能是21岁的腾讯经历的最大一轮中层管理干部裁撤。

在一篇名为《腾讯变革150天全记录》的文章里,记录了腾讯的裁员大局其实在去年9月就已埋下伏笔。 

2018年9月的第二周,腾讯最高决策机构“总办”继续着十多年来召开例会的传统。这一次,包括马化腾在内的十几位总办高管在香港一家餐厅的小包厢里进行了例会。包厢里,全员胳膊肘挨着胳膊肘,团成一个圈,组织了一场腾讯诊断会议。 

轮到马化腾诊断,他一口气讲了腾讯目前存在的数个问题,比如战略问题,云到底是不是腾讯最重要的、一定要做的。 

当谈到组织架构问题确实需要调整的时候,马化腾停住了,他向总办同事提问,“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 

答案是不到10人。 

随后,腾讯裁员的故事,如期而至。

替代“80后” 

无论是京东式的架构调整挽救危机,还是腾讯式的组织变革为年轻力量谋求更多空间,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裁员对象不只普通员工,以前淘汰很少的中层乃至高层管理者也遭遇了被解雇的危机。 

一时间,刘强东的兄弟京东、马化腾的年轻腾讯,成了互联网此刻的一个截面。类似的互联网裁员事件比比皆是。 

美团高层直接越过中间领导,叫员工去签字画押解雇。网易严选的裁员比例在30%到40%之间。百度推出退休计划,选拔更多的80、90后进入管理层。而堪称百变的阿里巴巴,在过去3年里,已经频繁地进行了17次的架构调整。 

不可否认,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背景下,资金短缺让以快钱为“扩张燃料”的互联网企业面临了一些共同的挑战。 

过去,“宁可错投,不可漏投”是互联网行业的一种共识。 

如今,风雨过后的故园溃败不堪,本不富裕的园丁口袋见底,细分领域都有各自的独角兽看守,再想划分市场就比较难了,可以说进入了一个瓶颈期。那么,白兔就成了一个首先被拿来“献祭”的群体。从社会层面来看,这影响了数千数万互联网人的职业道路和人生方向,也影响了他们背后的数千数万家庭。 

有意思的是,许多互联网企业一边裁,也一边进。 

例如,京东宣布裁员10%后的不到一周又宣布,2019年的新增岗位需求预计将达1.5万人,其中京东物流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一定程度而言,京东裁员的另一面,是为了招兵买马。 

例如,查询腾讯招聘官网显示,截止2019年4月18日,腾讯仍在招聘共3198个职位,1525个产品技术类岗位,其中不乏搜索引擎研发总监、腾讯云手机行业总监等岗位。 

不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企业HR向《南风窗》记者透露,“现在面试中层,一般瞄准80后末端人选,35岁以上的基本不考虑。如果条件差不多的应聘者同时竞争一个岗位,会选择年轻的,欢迎90后。” 

这名HR还无奈地表示,了解90后、00后的喜好,知晓潮流如何变化,是年轻人的专属。这就像扩张凶猛的字节跳动企业打造的社交产品“多闪”,为什么会交给一个年轻人打理一样。作为万众瞩目的独角兽,多闪的产品经理人徐璐冉是名93年出生的女生。 

裁掉中年人、聘用小年轻,“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指挥战斗”。这是华为任正非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现在成了互联网的生存法则。 

这也证明了,资本助推创业企业大规模扩张,各个部门、岗位早已臃肿,而管理者却没有足够的能力掌控这一“庞然大物”。至于接踵而至的裁员、换人,并不是说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出了问题,而是把这些企业过去多年沉淀下来的管理积弊直接暴露了出来。 

在2019年年初的这一波互联网裁员中,有很多从创业小团队做起做大,渐渐生出大企业病的互联网企业,管理没有更新换代,对官僚主义束手无策。数位互联网从业者都表示,“业务增长,就扩员;效益不好,就裁员,有的以KPI为标准,有的以年龄辞退。” 

但姜超提醒不要忽略两点。 

一方面,被媒体报道的“裁掉”的中层中,有一些是自己提出离职的。姜超表示,互联网之间人才流动是频繁的,也很正常。比如宝洁公司的管培生很多是各大互联网零售的“黄埔生”。 

另一方面,干掉的部分老白兔,不只是清除官僚主义,造新血,也有可能是资本家的一种资本游戏。 

姜超解释道,如果一个薪水为5的老白兔被裁掉了,将其活分给两个薪水为1的人,告诉两人将升职加薪到2。对原本薪水为1的人而言,工资涨了,是值得高兴的。仔细一算,两人共拿走了薪水4,其实干的是原本薪水为5的活。 

甚至有腾讯某游戏工作室的员工告诉《南风窗》记者,内部人员政策变动非常夸张和无理。某同事在朋友圈说网易游戏好,即使删掉,但被截图了,就被裁了。有些有裁员指标压力的领导,基本是看谁犯错就裁谁,没有由头,弄得员工风声鹤唳。 

996修罗场 

企业裁员,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的裁员,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也一直在与各种情绪相互纠缠。 

但可能大家都没有料到的是,这次却出现了一股集体性的情绪反弹,而将这种情绪推向高潮的是中国程序员群体,并迅速波及全社会,第一次、有规模地对以加班为由头的,实质是对企业没有严格执行劳动法的集体“讨伐”。 

2019年3月26日,在全球最大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中国程序员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这是程序员对“加最狠的班,住最好的院”的自嘲说法。 

从法律而言,996工作制意味着,每周至少要工作72个小时,这不仅不符合5天工作制,且超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 

但很快,以马云为代表的企业家再一次向大众科普互联网职场中“加班”的新定义:“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 

断腕式的裁员遇上了无休止的加班,这成为了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求生欲支配下,纷纷采用的简单粗暴的抗寒方式。 

“利润之上的追求”是管理学家吉姆·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曾经总结过的一项伟大企业特质,然而,这一特质在现实中却往往变成“利润至上的追求”。利润和现金流动固然重要——就像健康的肌体离不开水分和氧气,但是互联网企业显然越来越忽略柯林斯接下来的话:卓越企业所遵循的核心意识包括一套核心价值观以及一个高于赚钱目的的核心目标。 

乔布斯去世后的苹果公司,如今老态尽显,正是由于过于追求利润而在产品创新方面不足,不断滑坡,最终走下神坛。 

近20年来,互联网科技行业从创业到上市经历了爆发性增长,构造的财富神话一个接着一个。《南风窗》记者曾采访吴军,作为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他一直推崇高质量代码需要的是创新能力,而且表示,越往上走越需要软实力,而不是体力与耐力。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何子维